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田国立履新建行领跑债转股被赞年轻有为胆识过人

  7月31日,原中国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田国立出任中国建设银行党委书记,并被提名为董事长人选,今年63岁的王洪章不再担任;原中国银行党委副书记、行长陈四清接任中国银行党委书记,被提名为董事长人选。

  “等召开董事会、走完流程之后,就会发公告。”建行、中行相关负责人在电话中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胆识过人

  “勤奋好学,年轻有为,胆识过人,颇得领导赏识。”据媒体报道,某些建设银行的退休老同事曾如此评价田国立。

  1997年7月开始,38岁的田国立开始担任建设银行行长助理。在那之前,田国立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毕业后,基建财务信用系的他对口进入建设银行工作,从基层一路打拼了14年。

  从这个位置上,田国立迎来了职业生涯的转变。1999年,40岁的田国立离开建行,调任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副总裁,后升任总裁、董事长,一干又是10多年。

  在升为央行行长、党委书记之前,周小川曾担任建设银行行长、党委书记,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党委书记。

  在那个时代,国有银行贷款具有浓厚政策性色彩,银行甚至从未提取过呆账准备金,没有核销过呆坏账损失。经历了1990年代的经济过热,银行体系不良贷款持续累积,虽然1993年启动了金融改革,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前,银行业不良率进一步攀升到令人望而生畏的地步。

  危机之中,中央在1997年11月召开第一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决定中央财政定向发行2700亿元特别国债补充四大行资本金,成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接收银行1.4万亿元的不良资产;同时,变革央行自身管理体制,成立证监会、保监会,增强货币政策独立性;取消贷款规模,实行资产负债比例管理。

  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分别对应政策性银行所剥离的不良资产,其中,信达对口建行,是成立之初人员最整齐的,也是先行试点的公司。

  田国立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一直难以忘怀的,是当年他们从建行不同岗位汇聚到信达公司开始一个全新业务时,面对巨额不良资产,最初的那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信达等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是以账面价格购买了不良债权,最考验胆识才能的地方,恰是如何处置。据媒体报道,田国立有一取“根雕”理论,认为不良资产就像风暴之后的树根,农民会将树根当柴烧,工匠会将树根做成烟斗,而艺术家,则将会树根做成根雕,变成价值连城的艺术品。

  例如,信达处置连云港港务局的债券资产时,按照行业惯例,应该尽快出手,以免损失扩大,当时连云港港务局连续5年亏损,但信达经过调研考察后,却选择耐心持有,并积极推动连云港港口重组、改制上市,信达此后还担任了它上市的保荐人和主承销商。2007年,随着这个公司的A股上市,不仅收回了欠账,还因债转股持有的股权,获得了高额收益。

  经过信达等资产管理公司的剥离,几家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率终于下降到了4%以下,随后轻装上阵、股改上市。根据官方统计数据,2010年国内上市银行不良率均值已经下降到1.14%。相比起来,美国银行业平均不良率,也从20世纪90年代前后的4.4%,下降到2006年前后的2.1%。

  “如果当时不成立资产管理公司,不对国有银行债权进行剥离,也不对关系国家命脉的行业进行债转股,怎么能想象几家商业银行市场表现那么好,那么光彩夺目。”田国立在一次采访中说道。

  强力改革

  2013年5月,54岁的田国立,从信达离开并在中信集团短暂停留后,出任中国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在这里,他与大学同窗,早他一年毕业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基建财务信用系陈四清搭班子。

  田国立到任中国银行几个月后,2014年年初,陈四清被任命为中国银行党委副书记、行长。前行长盛赞陈四清为“年富力强、怀材抱德”,媒体评价此前分管公司业务的他对人民币国际化有较多的关注和钻研。

  无论怎样,在这个时候,摆在田国立和陈四清面前的担子并不轻松。

  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美国银行业的平均不良率再次大幅度提高到6.3%,其中与房地产相关的贷款违约率达到9.7%,中国银行业不良率也出现不断攀升的压力,而中国银行由于在海外有大量资产,相比于其他银行受到的影响又更大一些。

  此外,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虽然增量客观,但GDP增速放缓,作为强周期行业的银行业势必承受压力,毕竟银行业放贷款的利息是当期所得,但贷款归还的阶段则要面对经济周期的不断变化。

  从2012-2016年,四大行的总资产净利率以及净资产收益率,都呈现明显下滑的态势。其中,净资产收益率是公司税后利润除以净资产的百分比,用以衡量公司运用自有资本投资带来的收益能力,四大行的这个数据,从2012年的20%-23%连年下降到2016年的12%-15%。

  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又给银行业带来新的冲击和挑战。从2007年到目前,银行股的市净率从2007年的最高4倍之上,持续跌落到目前的1倍上下。市净率指的是每股股价与每股净资产的比率。

  而在四大行中间,如果用利润率等财务指标来衡量,中国银行与农业银行处在老三、老四的位置。

  由于经营及国际金融危机等方面的影响,农业银行借势发力,在2012-2013年间,一举在净利润的数字上,超越了中国银行。这让中国银行并不好受。根据年报数据,农业银行2012-2013年净利润约为1451亿元、1662亿元,中国银行同期约为1457亿元、1637亿元。

  这刚好是田国立到任中国银行并与陈四清搭班的时候。

  那之后,中国银行的改革可以用轰轰烈烈来形容。田国立提出“西装革履不如赤膊上阵”“要精简机构”“加减乘除,36+6机构改革”。

  中国银行在这次改革中,撤销了原来五大总部,直接调整为36个一级部门,6个直属机构,人力资源部13个团队精简到8个,精简下来的人员转岗充实基层;国内结算与现金管理的9个团队划入北京分行;国际结算3个团队划入单证中心。

  田国立在某次讲话中说:“老同志要勇于从一线岗位上退下来,年轻员工要积极下基层。”

  经过调整,此前存在于工作中,一个事项需要六七个总经理和总监盖章的情况得到纠正。

  2016年,中国银行的利润率已经接近了建设银行的水平,为38%左右,而2013年的这个数字,中国银行要比建设银行低2个百分点。

  此外,2013年田国立上任,正是中央提出“一带一路”倡议的时候,2015年,中国银行提出“一带一路”金融大动脉规划,要争做“一带一路”走出去企业的首选银行,争做“一带一路”跨境人民币业务主渠道银行;2015年“一带一路”相关授信200亿美元,未来三年授信1000亿美元等。

  2016年底,中国银行海外资产规模达到5万亿元,海外利润占比达到36.27%,比2015年上升了近13个百分点。

  更多内容请关注专业金融服务平台——卡宝宝网(http://www.cardbaobao.com〕 卡宝宝网同时为您提供更多银行信用卡优惠信息、信用卡指南、信用卡攻略,让您更好地使用信用卡。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谢谢。584255012@qq.com
文章名称:《田国立履新建行领跑债转股被赞年轻有为胆识过人》
文章链接:https://www.123ysb.com/10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