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虚拟货币生意经:从“挖矿”到ICO融资(2)

ICO势头迅猛,是喜是忧?

由于比特币“通缩”的特性,挖矿的生意也不是那么容易了。于是在产业链的另一端,一个叫ICO的业务火了起来,这种募集没有国界,只不过近一两年,由中国人发起的ICO项目数正不断上升。

近期由共享财经发布的《2017年ICO信息铺路指引》提及,ICO与IPO具有一定形式上的相似性,但究其实质,ICO发行的不是股票而是数字货币,一般称之为代币(Token),区块链初创公司以众筹的方式,交换比特币、以太币等主流数字货币,以达到融资创业目的。虽然代币并不代表公司股权或公司债权,但其价值在于一来代币可以驱动公司开发的应用程序,二来代币总发行量有算法约束。如果公司的应用程序受到广泛欢迎,使用者多,代币的需求也会随之增加。代币的旺盛需求会推高代币的价格,其持有者因而获得价格上涨的收益。

就第一财经记者所在的一个ICO路演微信群中,聚集了各路币圈人士和投资者,几乎每天都会有新的ICO项目信息。就发行过程而言,只要发行人制定了ICO白皮书,并且在线上募集到资金,其代币就能在相关交易所平台交易,形成所谓的二级市场。

“例如近期大火的Qtum,该公司起初什么都没有,通过ICO就募集了近100亿,可变现20亿~30亿人民币,这是传统风投给不了的,也可以说是社区的力量,只要能做起来,社区就会给你支持,并且投资人也可以通过二级市场(代币的升值)获得回报。”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

当然,也有币圈人士对记者表示,近期虚拟货币涨势迅猛,因此只要有新代币上线,价格就立马跳涨,不少投资人也是看上了代币暴涨的利益。

针对ICO的募集情况,有ICO承销方对记者提及,“能够火速募集的ICO项目发行方基本都是币圈老人,不过近期甚至有一些券商高管都想要发ICO项目,我们拿到这种白皮书后,基本不太敢帮他们做承销募集,基本前提还是我们对项目认可、投资人愿意买单。”

ICO服务平台ICORace创始人史青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尽管有失败的项目,也有‘不靠谱’的项目,但ICO的疯狂没有想的那么可怕,几乎80%的投资人都是币圈业内的,币圈‘老人’发的项目很快就能成功,这种基于信任关系的资金募集高效迅速,而非行业内人士发起的项目募集就十分困难,ICO资金的使用情况一定程度是透明的。”

针对ICO项目的分类,史青伟对记者表示,一般而言,ICO项目分三类:应用类、平台类、底层技术类。

应用类ICO是基于现有区块链平台,充分利用平台的技术和生态系统来开发直接面对普通消费者的应用;平台类ICO则对现有区块链技术做出一定改进,形成新的区块链平台,并在新平台上创建新的生态系统;底层技术类ICO则是提出一种新技术改进,应用于目前现有的区块链平台上,从而达到优化和提高的目的。

追溯历史,真正成功的首个ICO项目是在Bitcointalk论坛上出现的“未来币(NXT)”。NXT是基于全新编写的加密货币代码,并且是首个完全使用PoS的系统。全盛时期NXT的市值超过1亿美元,NXT也因此成为了当时投资者眼中最成功的ICO。

见证过NXT的成功,2013年底到2014年初涌现了大量的ICO。伴随而来的绝大部分ICO都因过度炒作或者诈骗而宣告失败。不过至今为止最成功ICO项目以太坊也是在这个阶段出现的。以太坊募集资金超过1800万美元,截至5月31日市值达到了200亿美元。

加强监管or容忍创新?

那么,针对这一尚处于监管真空的新兴领域,监管究竟要不要强势介入?如何把握对创新的容忍度?

首先,如果ICO项目越来越多,且各种虚拟货币估值也越涨越高,有一天这是否会失控?

“欧美项目基本都是1亿美元起跳,而中国发起的项目总募资额度估计最多也就1亿人民币,其实总体量并不像大家想的那么夸张。”史青伟告诉记者,“之所以圈内人这么积极参与ICO,其实不少都是用此前持有虚拟货币的盈利去玩的。”言下之意,当手上的币已经涨了300%后,拿出一半去投资ICO似乎的确能够出手足够阔绰,更何况,如今不少ICO项目的代币一上市也是一路飙升。

其次,ICO发行方所募集的资金会不会被滥用?有币圈人士介绍称,“部分募集的虚拟货币不会变现,如果募集者发行的代币升值,也可以通过代币变现。此外,区块链浏览器可以查询到资金使用情况,区块链存储的信息是不可篡改的。相比之下,传统风投反而可能无法实时获悉其所投资的初创企业如何使用资金。”

当然,欺诈的确是客观存在的。黄立峰对记者表示,“例如一些ICO项目打着积分返现的旗号,或者团队都在国外、无法了解情况的,这从一开始就基本可以认定。”

全球各界较为一致的观点是,对于创新,监管不可“一刀切”地抹杀,但对ICO进行更加充分的信息披露和引入第三方审计是必要的。

如今,ICO的主要问题在于没有统一的信息披露标准和程序,这让不少问题平台钻了空子;各界的投机心态严重;部分ICO前期夸大宣传,与事实严重不符;融资后没有持续监督约束机制。

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ICO高效且便捷的特征尤其明显,未来IPO如果能将审计、财务等数据“上链”,那么或许审批效率、透明度都能提升。当然,想象空间很大,风险必然存在,而且要做的也更多。

就海外监管机构的态度而言,其多数采取“监管沙盒”(RegulatorySandbox)制度,监管沙盒是一个“试验区”,市场放松产品和服务的法律监管和约束,允许传统金融机构和初创企业在这个既定的“安全区域”内试验新产品、新服务、新模式等创新,甚至可以根据“试验结果”修改和提出新的法律制度。这种稳定的监管环境有利于增强代币发售中消费者和机构的信心。

在创造适宜监管环境的同时,众多业内人士也对记者表示,投资者在进行投资前,至少要了解该项目的一下信息,包括:该公司的注册地、法律架构、代币的分配机构、安全性、监管风险、外部或者内部审核、代币发行合同以及实际代币发行软件的编写者和开发者、支持代币销售的区块链基础设施等。

此外,《2017年ICO信息指引》也建议,可以建立“合格投资者”准入制度,由于发起人进行ICO而发行的代币,具有高度的专业性、技术性与复杂性;支持鼓励PE/VC支持项目发展,尽管区块链ICO给了普通投资者参与投资的机会,但一些投资者往往无法应对较高的风险,PE/VC项目的投资方往往具有专业的投资基础;此外,也应该鼓励多层次资本市场向区块链项目开放。(第一财经日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谢谢。584255012@qq.com
文章名称:《虚拟货币生意经:从“挖矿”到ICO融资(2)》
文章链接:https://www.123ysb.com/10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