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虚拟货币生意经:从“挖矿”到ICO融资(1)

今年以来,比特币涨幅高达300%。然而,进入2017年尤其是5月以来,比特币总市值占比在逐渐下降,现在已经降到了不到50%,而莱特币、以太币、量子链等加密货币的价值也水涨船高。

更令人震惊的是,币圈的“IPO上市”——ICO(InitialCoinOffering,虚拟货币首次公开发售)也如火如荼,投资人用现金或等值的比特币或以太币(两者在虚拟货币圈最通用)买入ICO发行的项目代币,就表明投资人拥有了一定比例的该项目使用权。项目发行方通过ICO融资,推动项目发展(多为区块链等技术项目),项目代币的价格也会随着项目的升值而升高,投资者从代币的升值中受益。

ICO的速度快到令资本市场难以想象。3月16日,国内智能合约创新平台量子链(Qtum)开始ICO,在5天时间里筹集到价值1500万美元的比特币和以太币;4月26日,致力于预测市场的项目Gnosis开始ICO,仅15分钟ICO就募集完成。

事到如今,故事变得愈发耐人寻味。从一开始的买币赚钱、“挖矿”获利,到现在的ICO,虚拟货币形成了一条自己的生意产业链。然而,加密货币的价值取决于人们的“信仰”,同时ICO并没有受到严格的监管,在加密货币暴涨的同时,其募集看似轻而易举,尽管这支持了大量无法通过正常渠道获得融资的高科技创业者,但也不乏欺诈或急于在二级市场取现的投机者。未来监管方向如何?这一“生意经”是否还会持续?

加密货币家族崛起

说到加密货币的投资,最简单的就是直接从交易平台买币,而且这个虚拟货币家族变得愈发庞大。

从数链收集的数据来看,比特币总市值占比已经低于50%,2017年1月1日到5月20日期间,全球数字资产总市值从182亿美元涨到了703亿美元,增长了将近3倍;日成交额从1.6亿美元升到了22亿美元,增长了将近13倍;日成交额占总市值之比也从0.88%增长到了3.13%,增长非常快。另外,比特币总市值占比87.6%降低到了50%以下,目前数字货币的市场正从比特币一枝独秀走向百花争艳。

例如,莱特币于6月18日前后在24小时内暴涨了近50%,一度达到48美元。截至上海时间6月28日,每单位莱特币为268元人民币,比特币则为16975元人民币。

在错过比特币和以太币的暴涨潮后,数字货币市场的新手们现在都紧盯着莱特币。中国和韩国的数字货币炒家表现得最为踊跃。数据显示,在24小时内,中国和韩国的莱特币交易额超过了10亿美元,占到世界总交易量的50%以上。

“币圈估值水涨船高,比特币作为一个风向标,价格节节攀升,溢价效应必定会带动其他加密货币上涨。”史青伟对记者表示。

之所以如比特币等加密货币价格波动剧烈,主要是因为比特币经济模型不稳定的问题,区块链大学校长、信链创始人黄立峰对记者表示,比特币总量有限却没有实体产品,其价格波动与人们的信心紧密相关,因此“涨的时候大家兴高采烈,跌的时候却是很可怕的”。

“但可以确定的是,比特币是一场伟大的实验,作为实验来评价的话,它已经十分成功了。”黄立峰称。

为了解决不稳定的问题,信链尝试推出两款可购买的货币类产品:信链股和信链币。信链股主要是作为分红权,其绝对总量是有限的;而信链币的总量就会根据有效用户量的增长而动态调整,保证人均总量有限,以促进其价格稳定。

此外,现有区块链面临技术问题和经济模型问题。其技术问题大部分是核心算法PoW(ProofofWork)带来的,PoW算法本质上是对用户贡献的算力进行经济激励。主要问题体现在并发交易量有限、交易确认时间比较长、数据累积问题严重、隐私保护不足等方面。如今,也不乏一些创业企业试图完善这一问题。

“挖矿”:电力、算力为王

比起直接买币,其实还有一个更有技术含量的赚钱方法——挖矿。区块链专家、上海区块链初创企业BitSeCEO钱德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国存在大量‘矿工’,有的甚至是大团队作业,来获取比特币报酬。”他也称,“比特币的数量可以说是固定的(2100万个),因此随着玩家或投资者数量的增加,其价值自然会抬高,但挖矿的难度却是越来越大了。”

值得注意的是,挖矿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挖掘矿藏。简单来说,当用户发布交易后,需要有人将交易进行确认,写到区块链中,形成新的区块。在一个去中心化、互相不信任的系统中,该由谁来完成这件事情呢?比特币网络采用了“挖矿”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中心化记账的权力分享给所有愿意记账的人,“矿工”来挖矿则是参与维护比特币网络的节点,通过协助生成新区块来获取一定量新增的比特币。

“其实说白了,挖矿是计算机Hash随机碰撞的过程,猜中了,你就得到了比特币。”曾参与过“挖矿”的钱德君解释称,“这涉及到哈希函数(HashFunction),给定一个输入x,它会算出相应的输出H(x)。由于正确的概率很小,就需要不停去试,这也需要电脑有很大的运算能力,直到得到正确答案,就可以把这个x写进block(区块)里,这就满足了整个技术规则要求。”

目前,每10分钟左右生成一个不超过1MB大小的区块(记录了这10分钟内发生的验证过的交易内容),串联到最长的链尾部,“每个区块的成功提交者可以得到系统12.5个比特币的奖励,还加上用户附加到交易上的支付服务费用。”他称。值得注意的是,每个区块的奖励一开始是50个比特币,每隔21万个区块自动减半,即4年时间,最终比特币总量稳定在2100万个。因此,比特币是一种通缩的货币。

其实,要想拥有强大的运算能力,也意味着真金白银的投入。如果要尝试挖矿,就需要准备一台矿机、一台能联网的电脑、一个AUC转换器、一个树莓派(控制器)、电源及各种连接线等。矿机的性能和功耗、全网的算力和难度、矿场的部署和运维能力、有没有廉价电的资源等,都将影响挖矿成本。此外,如果全球有10万人参与挖矿,那么在这10分钟内,只有1个幸运儿拿走这12.5个比特币,其他人则颗粒无收。

近期,中国庞大的挖矿产业广受关注。四川省已经成为全球比特币挖矿资本最聚集的地方,电费成本是最主要的考量。出于节省铺设线路成本以及用电便利性方面的考虑,比特币“矿场”大多直接建在水电站内部。四川等地的水电资源非常丰富,矿工们就利用这些水力来“挖矿”。

矿场主要选择在了四川大渡河,因为这里的水电便宜而丰沛。据说世界每挖出100枚比特币,都有5枚产自这里。电力即决定了算力。

2015年全国装机容量32000万千瓦,整个比特币系统60万千瓦。也就是说,比特币系统消耗的电,四川一座中等水电站就足以提供。

据悉,在多雨夏季时,许多比特币“矿场”的用电量尚不足水电站发电量的十分之一。但冬季进入枯水期后,枯水期电费有时候是丰水期的两倍,电力又变得不够用了。一些“矿场”主便需要把矿机运到新疆、内蒙古等地。对于四川的康定市这座小城,比特币挖矿成为拉动经济的新产业,传闻这座小城的快递员,拿起包装就知道是哪一型号的矿机,可见这一产业是多么兴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谢谢。584255012@qq.com
文章名称:《虚拟货币生意经:从“挖矿”到ICO融资(1)》
文章链接:https://www.123ysb.com/1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