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注册制还要甩开膀子吗?这要看配套环境行不行

  注册制曾一度被视为甩开膀子要搞的改革之一。股灾发生后,监管层态度发生微妙变化,表示注册制不能单兵突进。此后,各方预期明显降温。当初人们对注册制有两大期待:一是希望发行节奏由市场供求决定,不要再出现人为干预甚至中断发行的情况;二、审核制仍然是由行政力量替市场进行判断,弊端很多,希望让市场自身发挥挑选机制。应该说,这个大方向没有错,注册制需要一定条件,“不能单兵突进”的说法同样没有错。那么,到底需要哪些相关制度的配合呢?

  在我看来,注册制前置条件主要有两点:一是完善的法治,主要是严厉的事后追惩机制;二是主导二级市场的投机文化得到根本改造,投资文化成为主流。

  现在看,这两个前置条件有一定改善,但还远不足以保证平顺地引进注册制。法治和监管方面,虽然证监会对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的处罚力度前所未有,但阻吓效果却很一般,因为对违法者主要使用罚款等行政处罚,真正上刑的很少,即便像徐翔那样的惊天大案,刑期也非常短,而几起欺诈上市事件,处罚起来更像是搔搔痒。总体看,A股市场上的违法犯罪成本还是非常低的。

  二级市场投资文化也非常重要。发审委退出一级市场,由市场说了算,前提是二级市场健康,否则会出大乱子。但A股有筹码论基因,二级市场一年到头玩各种题材、概念,讲各种故事,这种把股票视为筹码,不创造财富只是转移财富的游戏,是一级市场乱象的根源,也是重组并购市场乱象的根源。近几个月,监管加强了,忽悠式重组、题材概念炒作受到了沉重打击,A股开始有点“美股化”的味道,但这主要是有形之手介入的结果,还不是市场的自觉行为,A股看上去健康了一些,但谁敢说它从投机主导向投资主导“转基因”成功了呢?并且,过度依赖有形之手,会不会反而让市场自身净化功能退化,也是值得担忧的。

  新股常态化发行疏通了IPO堰塞湖,有人认为搞注册制的第一个理由已不成立,这种理解很片面。真正的注册制不仅仅是把股票成功发出去,而是一整套环环相扣的市场化机制,它包括市场自主挑选、自主定价,也包括促进各主体诚信守法的机制。真正的注册制,是让监管者从四处出击、四处救火中解放出来,专注于执法,是让冯小树之类的设租行为失去土壤,是将骗子和坏人自动压缩到最少的一套制度。

  显然,A股还很需要注册制。现在最紧要的是继续为注册制创造配套环境,加快市场“转基因”步伐,并准确判断形势,逐步放开约束,以求以最小成本实行注册制。(国际金融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东哥随记 » 注册制还要甩开膀子吗?这要看配套环境行不行